廷长-这个真的可以吃

跳坑无数,手残脑残最近想扩列,有没有在凹凸坑的小伙伴啊啊啊啊啊!?

有理

酒昧: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个作者在注销账号。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篇连载同人变成坑。
每一分钟,每一个红心蓝手的帮助都刻不容缓!

你或许不知道,一个红心就可以让作者中午多吃一盘菜补充丰富维生素;一个蓝手就可以让作者狂喜乱舞有氧运动四十分钟强身健体。

一条与剧情有关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写出至少八百字抒情议论文回复,一条与剧情有关且大于二十字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上天入地与哪吒共同闹海。


关爱珍稀作者,不要让世界上最后一篇文成为自己的腿肉。










熹微 第一部:旧梦 第二章

方士谦臭着一张脸率先翻墙。
回到五分钟之前。
“那么……谁放哨?”
张佳乐他们的后勤组已经去之前选好的位置待命了,现在就剩下这帮行动组的小子们大眼瞪小眼的。既然选择了风险最大的一条路,那肯定没人想放哨了,大家都想直接参与进干坏事这件伟大而又荣耀的使命中去。
“roll点吧。”最后还是叶修先发话。
结果年纪最小的王杰希直接表示放弃:“我放哨好了。”
虽然不是很明白王杰希作为一个新生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来参与这种一旦做成了就算是欺师灭祖的事儿,但是方士谦也没有多问。之前他以为王杰希会和叶秋他们一起去东门那边接应,然而当张佳乐他们都走完了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个小子了不得了,居然要参与行动!?
谁给他这么大的信心!?
这事儿要成了还好,如果不成,别说行动组的,就是后勤组加上寝室那边的吕良估计都要被记大过。
方士谦的一心二用令幸运女神大大的不爽,于是随手给了他个惩罚。
“……一点。”
方士谦奉献了自己温暖了他人:大家都认为不会有比方士谦点数更低的了,所以就省下了别人再扔的时间,方士谦同志直接被踹去放风,和那个让他有点毛骨悚然的小新生一起。
小新人倒是很淡定,冲方士谦点了点头,“你先?”
“我先。”方士谦郁卒的要死,但还是再过了一遍时间表,确认岗哨已经过去,才后退几步,助跑上墙。
王杰希眯眼看着这个算是前辈的人动作如行云流水,赏心悦目的很,觉得有些口干。
他抿了抿嘴,没有助跑,直接蹬着墙面,两步就翻了过去。

“……这小子不错嘛。”苏沐秋发现这个在原本计划之外的新生身形轻巧灵活,身手不是一般的好。
“嗯……以后应该会是哨兵吧。”叶修还是叼着那根细长的草茎不肯松口。他们知道这个新人要主动加入的消息后并没有拒绝,但也没有放下戒心,张佳乐黑进了档案管理系统,把这个新生的入学考试录像给复制了一份,还顺便把负责人的评价也转了一份下来。四五个大老爷们挤在厕所里看录像看了一晚上 ,还是没琢磨出个所以然来。王杰希入学做的虚拟对战中规中矩,既不出彩,但也挑不出错。
正常来说王杰希这种表现和发挥是不应该被选进内城的,但是内城的负责人之一林杰却坚持把他要了回来。
林杰老师是个厚道人,脾气也好,虽然实战差了一点,但挑人的眼光是一等一的好,所以王杰希就这么被选了进来。
不只是别的负责人,他们这些学生也很佩服林杰。当初张佳乐和孙哲平的虚拟对战成绩拉的很开,张佳乐差一点就没及格,但孙哲平却是第一名,和林敬言并列。
孙哲平一看张佳乐这个成绩很大的可能没法进内城,就主动向上面申请要留在外城上个普校。上面不愿意这么好苗子留在外面,但是张佳乐的成绩和达标线差的实在太远了,连后门都没得开,就很为难。
后来林杰过来看了一眼,就发现张佳乐的长处并不在体能与格斗上,他对于代码特别敏感,理科也是出类拔萃,逻辑可以称得上是与众不同,只是因为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学习,所以他的笔试成绩也算不上优秀。
林杰为这事熬了好几个通宵,总算把张佳乐给塞进内城去了,而张佳乐也没让他失望,现在内城用的非军用可对学生们公开的软件有一半多都是张佳乐开发的。
因为这事儿,内城的学生对他简直是心悦诚服。曾经有什么都不懂自以为是的事逼小孩在进来之前查了内城的教师简历,发现这个林老师在一干武力值爆表的内城老师里简直是个战五渣,于是进来之后就对林杰各种刁难。孙哲平和张佳乐第一个不服,孙哲平直接冲进那个新生的寝室把他拖出来打了一顿,之后因为“滋事斗殴”被短暂的禁足了。然而那个新生不知道这只是内城惯做的面子功夫,也不知道只要张佳乐想,孙哲平随时都能出来。
于是他看到孙哲平被禁足之后更加猖狂了,这次不止林杰,连张佳乐都被一并挑衅了。
这位颇有背景的官二代把他那一季的新生都拉拢了过来,天天在张佳乐住的那栋宿舍楼楼下生事,午饭和晚饭时去食堂堵人。
林杰再怎么说也是老师,还时常和同事一起吃饭,所以在有了张佳乐来分散火力之后很是消停了一段时日。
张佳乐被堵了几次之后也没跟他们客气。开了后门把孙哲平放了出来,又叫上了叶修苏沐秋几个年纪大一些,偷了教官的哨子,半夜集合。一帮睡眼朦胧的新生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人揪了衣领甩出了内城。
没错,新生不像老生,在没有经历过三轮淘汰之前是住在内城边缘的,和外城只有一墙之隔。这就方便了叶修他们,一群良莠不齐的小崽子,对他们来说实在算不上什么麻烦,收拾他们只是举手之劳。
这件事直接导致了那一季内城实际上没有新生入学。因为内城有一个规矩,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还是巡逻的,只要是非自愿被人打出内城的,不得再进入,除非二次考核过关。
二次考核是个很恶心的东西,没人知道是谁想出来的,也没人知道具体内容,但是现在都还没有人能通过二次考核再度回到内城就是对它难度一个很直观的体现。
但话又说回来,王杰希哪怕被选进来之后也没什么特殊表现,看起来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孩子,前提是忽略他那略带惊悚的长相。
林杰是这么说的:“这小子绝对不简单,看他长相就知道。”
自从加入了这个干坏事小分队之后,内城的学生才慢慢体会到王杰希的过人之处:他的身手比起同届的杨聪或许算不上多么的迅疾灵敏,但和他打的人永远跟不上他的思路和步伐。
说到走位这东西,其实在内城的学生,基本上都差不多。他们进城后关于走位要学的只有一样:踩梅花桩。
那一天王杰希用一个小时熟悉了梅花桩的基本步伐,之后就以一种凡人无法理解的步调玩了起来。
他没有规规矩矩的照着排好的顺序去踩桩子,而是像个袋鼠一样跳来跳去,直跳的人满眼都是马赛克。
叶修一行人那天上午赶上休假,集体约了出去high,下午回来路过基础训练场时看到了王杰希那魔鬼般的步伐,登时惊为天人,自此对他的怀疑又下去了几分,并且一群人跪求杰希大神多研究几种走位好供他们写论文。
没错,这群恶党中除了品学兼优的叶秋勉强交出了一篇中等偏下的《梅花桩新式运用》之外,其他人的论文都交不出来。
且不说如何从已经自成一套的步法中再琢磨出新走位是多么的泯灭人性,这帮人大多身为资深理工狗,连记叙文都能写的词不达意,前不着后的,写论文?天,他们宁可去跑操半个小时。
这里要说的是,内城的四位老师中,负责实战的魏琛,要求每结一门课,就去写一篇论文。是的,只有他,其他的老师还是非常的温和的。
天知道他作为大字不识一个的臭流氓要那么多论文干什么(张佳乐语)。
反正后来经过王杰希研究,叶修等人进行实验,叶秋进行论文的编写,他们成了内院第一届,也是唯一一届交出实用性高,作战性强的新走位论文的学生。

无题的南国组【OOC注意,花魁赛】

京都的夜晚总是艳丽的。
今晚也不例外。
银色头发的青年攥紧了手里的荷包,做贼似的四下张望了一番。
虽说是繁华的京都,但有资格狂欢的终究只是少部分人。更多的居民,在天色微暝时,就锁上了大门。
下午刚下过一场雨,道路泥泞,有的地方还有积水。现在正处在梅雨的季节,这种事是常有的,比如现在。
青年站在屋檐底下,看着倾泻的暴雨,皱起来眉头。
他的目的地离他并不远了,可是,这突如其来的大雨却是阻了他的路。
他沉思了一会,小小的挣扎了一下,跑进了雨里。
失礼又怎么样,那个人不会介意的吧。
他的钱袋揣在贴身的衣服里面,在快速的奔跑下,恶狠狠的撞击着他的胸口。
大约是青了。
他如此想着,脚步却丝毫不停。
他已经跑到了由青石板铺成的主干道上,木屐踩进水坑中,溅起了一连串肮脏的水珠,浸湿他和服的下摆和脚上的短袜。
想……想快些见到她啊。
青年的心底喃喃自语,但不知为何,脚步却慢了下来。
春季的雨总是停一会下一会,但春季的风,却一直都环绕着这座城市。
青年找了家还在营业的居酒屋,走了进去。
柜台里只有一位醉鬼老板。
他湿哒哒的坐在高脚木凳上,身上的水沿着细瘦的凳腿流到地面上,不一会就成了一小块水洼。
自己如此的狼狈失礼,她虽然并不介意,但,这也会为她带来麻烦。
“花魁选择了一个看上去就很穷酸的毛头小子”这件事就已经让她非常苦恼了。
贵族们以为她的标准放低了,天天都去骚扰她。
他们不肯按照规矩办事,虽然照样大笔的花钱,但他们却不再老老实实的等着她走到扬屋,他们甚至想在她未曾许可的情况下与她行云雨之事!
她的定纹被人破坏,她那优美的舞步无人欣赏,她的演奏不再被人追捧。
因着他的缘故,她好像一下子从顶级花魁沦落成了街边游廊里的普通游女。
虽说她不曾怨恨过他,但他却不能让她的处境变得更糟。
所以,他不能这么进去找她。
甚至,以后都不要去见她为好。
这样,她就可以变回那个高高在上的女子了。
他叹着气,又走进了黑夜中,但他的方向,却是那灯火通明的地方。

他顺利的混了进来。
她以前带他熟悉过这一片区域,是以,他直接就来到了花魁道中。
他此时正躲在一间扬屋里,本来只是歇歇脚,哪成想外面的喧嚣声愈发大了起来,好像,正是冲这间房来的。
不一会,一阵凛冽的气息推门而入,华丽的十二单下摆在他眼前晃动。
他躲在床下,惊讶的发现这位花魁正是他日思夜想的人。
他转了转脖子,不敢发出太大的响动。
有一个人走了进来。
是个男人。
他攥起拳头,努力遏止自己想要冲出去的欲望。

今天的客人似乎很年轻啊。
花魁懒懒的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他的脸上带着些讨好的笑容,眼睛在他的脸和胸部游移。
没错,是“他”。
这人叫什么来着?算了,反正今天就是他最后一天在这里工作了,不必那么敬业。
花魁起身,往床边走去,客人愣了一下,立刻起身去扶着这位颤颤巍巍的美人:他身上的衣服实在是太沉了。
花魁来到床边,抬了抬他弧度优美的下巴,示意客人去熄灯。
这位年轻的客人想着即将到来的销魂之夜,兴奋的不能自己,吹灯的嘴唇不住的颤抖。
室内一下就暗了下来。

躲在床底的年轻人几乎是麻木的,一想到接下来可能要目睹的事情,他就觉得无比的绝望。
可他还是爱她。

花魁跨坐在客人身上,慢慢的褪下华丽的衣服。
最后,只剩下一件绣着曼珠沙华的浴衣。
客人还没察觉到不对,身手去抓花魁的脚踝。
花魁却不再脱衣服了,他俯下身,整个人紧紧的贴在男人的胸膛上。
客人无法,只好坐起来,把他揽在怀里。
他此时才发觉,他怀里抱着的这位,并不是他原先以为的小巧玲珑的美人。这人的身子并不柔软,也并不凹凸有致,硬邦邦的,像一块搓衣板。
简直就像个男人。
他想。
然后他感觉脖子湿湿的,他想伸手去摸,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然后他才察觉到尖锐的痛楚。
他想大叫,想让人抓捕这位胆大包天的刺客,想揭穿他的阴谋,想叫人救救他。
但过了一会,他也只是无力的躺回床上,大睁着眼睛。

青年爬了出来。
花魁嘴里叼着一把精致小巧的匕首,穿着大红色的男式浴袍,看到他出现,似乎并不惊讶。
“帮我擦擦。”

“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没什么好解释的啊。”花魁,不,刺客先生吞咽着嘴里的面,含含糊糊的回答他。
青年打量了一下这个他之前爱的死去活来人,虽然他已经并不是什么可爱的淑女了,但是他还是非常的可爱。
我果然还是很喜欢啊。
青年于是做了一个决定。
他站起来,直视刺客先生铁蓝色的眼睛,大声说道:“虽然之前不知道您的目的,但这之后,希望能允许我追随于您。”
蓝发的刺客打了个饱嗝,歪头看了他一会。然后笑了,“好啊。”

对不起我错了,再也不摸鱼了
明天更新
预计每周五更一次……
倒是来几个人看啊(*꒦ິ⌓꒦ີ)

最近的摸鱼
突然跳坑
什么?你问安哥?
没有,再问自杀。

熹微 第一部:旧梦 第一章

“好了吗?”
“差一点……行了!”
“嘘!小心点!”
朗月当空,撒下柔和的光晕覆盖在大地,几名少年蹲在一堵土坯墙外窃窃私语。
“叶修,你行不行啊。”张佳乐甩了甩头发,不安的扫视着四周的草丛,生怕有人从中窜出,把他们抓个现行。
“可以了,你再看看这个机关的弹簧有没有问题,没有就可以用了。”叶修最后一次检查了手上这个球型物体表面的搭扣是不是已经钉紧了,然后把这个球打开,递给张佳乐。
“唔……这个没什么问题,这个……有点紧了,得松一下,不然到时候可能会整个炸开。”张佳乐嘴里叨叨咕咕的,“螺丝刀。”
叶修转头去草丛里挑捡了一番,“多大的?”
“最小的。”
“给。”
张佳乐小心翼翼的把那个有点紧的弹簧下面的螺丝一点一点的拧动,直到这个弹簧变得和其他的长度差不多才松了一口气。
“好了?”说话的是站在旁边打灯的男孩子。
“好了。”张佳乐点点头,递给叶修,让他再次检查了一遍,确认没问题了,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叶修,给我看看。”苏沐秋把灯甩给张佳乐,伸手把球体拿了过来,细细端详了一番,“把大孙他们几个也叫过来吧。”
“行啊,我去吧。”叶修也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裤子上的草屑,猫腰跑出了院子。
不大会,他又用同样的姿势回来了,这次还带了一长串的小尾巴。
“已经弄好了,你们看看谁去放?”苏沐秋把灯光又调暗了一点,放在空地上,“反正我是要去的。”
“叶秋你去不去?”叶修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胞胎弟弟,后者跟在韩文清身后,正在和年纪最小的王杰戏研究院墙的高度和能够安全避开巡逻员的路线。
“不了,不过方士谦之前说了他要去。”叶秋头都没抬,指着和他们走在一起的另外一个男生,“哦,还有哥,这个高度不太好控制,你们可能直接就翻到巡逻员面前了,所以得找点东西垫着,但是又不能动静太大……”
“不是大事儿,我也跟着就行了,大孙不去?”叶修从旁边揪了一把草,然后甄选出最长的那根叼在嘴边。
“去。”
“大佬呢?”
“去。你是想打架吗?”
“嘿,哪敢。”叶修作势求饶,跳到一边。
“吕良那小子呢?”张佳乐把自己堆在草丛里的工具装好,突然发现少了一个人。
“他在那边替我们挡着查房的。”方士谦皱着眉头,“咱们分批吧,望风的先进,行动的后进,不然我看这个岗哨太密了,我们一旦超过两个人,被发现的几率就是百分百。”
“有理,那就一个一个来吧。”韩文清接过叶秋手里的岗哨巡逻时间表,扫了一眼,记住了未来三个小时内巡逻安排,转手递给了孙哲平。
确认要进入的人传阅完了时间表,开始最后的检查。
“我到时候会往正门扔两个烟雾弹,你们目镜都带了?”张佳乐向大家展示了一下设备。
“嗯,然后如果有人被发现了就掰断这根荧光棒,林敬言的地图上会显示光点,光点消失就会去找人,这个可千万别丢了,到时候别把林敬言给坑了。”
“哈哈。”林敬言笑了一下,“我带了沙子和板砖,应该够用。”
“应该就没什么了……那就进去了。”
“嗯,去吧,我们在东门接应。”
“走了。”

熹微 第一部:旧梦 序章

公元3014年,第四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推动了第九次工业革命,人类的科技发生质的飞跃。战争的爆发使人们的研发思路走向了一条不归路:用于战争和向外扩张的研究产品呈井喷式涌现,而民用产品的研发不进反退,直接退回二十一世纪。人类在动乱与战火间,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挑剔关乎生死外的东西了。
然而就在3034年,漫长的拉锯战截然而止。
人类惊恐的发现自身产生了难以言喻的变异。
他们中的一部分人,突然变得强大,无所不能,另一部分却变得羸弱。
异变陡生。
这种变异并不是人人都有的,它需要以一定的人口基数为单位,百人中难得一位。
科学家发现这些突然拥有了强大力量的人类五感发达,身手敏捷。而且据他们自己说,他们有了自己的动物。根据这些人类给出数据,他们所谓的动物全部都是猛兽,且只有力量者们才能看见。
于是项目负责人开始思考,这些动物到底有什么用。
很快他们就得到了答案。
长达二十年的战争,之所以各方僵持不下,是因为发达的科技抹平了国与国之间由于人数的差距而无法公平对战的鸿沟。现代武器只需一人操作,亦可抵千军万马。
人口大国数量众多的平民,在战争到来时,已经不再是冷兵器时代和热兵器初始时代的巨大助力,而是沉重的包袱。
直至今日,各大国终于可以再次扬眉吐气了。
因为这些看不见的动物,在力量者的操控下,可以对人的精神领域进行不可挽回的打击伤害。
如果操作者身受重伤,那么无论是多么高精尖的武器都无法挽回战斗。
研究者还惊讶的发现,力量者相互搏斗的同时,他们的动物,也就是只有力量者能看见的精神体也在搏斗,如果精神体在搏斗中落了下风,那么力量者也会在肉搏中吃亏。
于是仗着比其他国家多出几倍的力量者,拥有绝对优势的华国掌握了主导权。
第四次世界大战自此尘埃落定。
但是之后的情况急转直下。
在力量者的出现的时候,与之相对论,出现了一批人,他们也许强壮过,英武过,但现在他们顶着虚弱的身躯,聚在一起,瑟瑟发抖。
在战争碾压中,或许曾留有一些空隙,供普通人类苟延残喘,但他们虚弱的身体无法支撑起这个奢望。
他们大多死于狂躁。
这是权威给出的答案。
因为这些人死前曾有自残的痕迹,所以这个结论看起来也没有什么不对。
国家的注意力在力量者身上,他们才是这场战争的主导者,没有他们,华国是不可能这么轻易就得到胜利的。
他们是英雄。
然而人民还没有在和平中享受多久,为他们撑起一片天的英雄却倒下了。
第一个人在死前攻击了正在进行训练的同僚。
第二个人在死前袭击了街上的平民。
第三个人……
第四个人……
上层开始恐慌,他们封锁了消息的同时开始责令负责力量者项目的人给出合理的解决方案。
但研究者也一筹莫展。
最后是一个研究助理在翻找案卷的时候将这件事和之前某地区大批虚弱者的死亡联系到一起。
然而当负责人带人赶到时,发现曾经容纳数百人的聚集地尸横遍野。所有尸体都血肉模糊,不管是新近死亡的还是早已爬满蛆虫的。
真是很像啊,负责人想。
力量者死前也有狂躁行为。
虚弱者也有。
最后他们找到了三个人。
但是最后得救的力量者也只有三个。
虚弱者被带回来之后就发生了一些骚动。
他们以男子之身和力量者结合,抚平了彼此的躁动。研究者惊讶的发现他们的精神阈值比力量者还高,也就是说他们是可以控制力量者的。
上层在知道虚弱者可以抚平力量者的狂躁之后就开始全国性的进行扫荡。
不过一切都太晚了。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死于战乱中。
最后找到虚弱者还不及力量者的五分之一,也就是说力量者中很大一部分人都无法安享晚年,他们将为过于强大的力量付出代价。
研究组在长达五十年的研究中完善了关于力量者和虚弱者的资料,赋予他们向导和哨兵之名。所有的少年都会被集中管理直至觉醒。普通人会进入高校来用知识来奉献社会。哨兵向导会被隔离开,被人教导如何使用自己的力量,成年后会进行配对,然后输送去军队。
由于第四次世界大战导致原本均衡的哨兵向导数量失衡,现在仍然是僧多粥少的局面,大多数的哨兵只能找普通人结合,并且依靠抑制剂来延续生命。就算国家想尽办法,但没有与向导结合的哨兵平均年龄仍然不超过五十岁。
故事,开始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草完chapter0啦哈哈哈哈设定一写完感觉压力全无然后就懒得写啦【不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觉得自己要出事ರ_ರ ...心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