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廷

怕不是个傻子。欢迎勾搭。

白虹贯绝十九都:

求扩ଘ(੭ˊ꒳ˋ)੭

你魏中心合志(?)《倒霉催的》开通贩啦。

本子统一售价28r

本子和两款挂件合购50r

要在备注写明啦。

赠品是AD太太的颍川双花明信片。

本子链接

令君挂件

士季挂件

一意三心

今天的人理好像也没什么毛病。
大概。
“呃唔……你们在干什么?御主呢?”
“不知道诶……好像是去参加狩猎活动了呢。”
“那么你们在干什么,嬉戏吗?余也要参与!”
“嗯……这里坐。”
迦尔纳起身让了个位置出来,奥斯曼狄斯毫不客气的就坐下了。
“奥斯曼狄斯君,我们正在玩的,是御主所教授的,叫做‘诚实或者惩罚’的游戏。”
迦尔纳把散落的纸牌捡起,拢好,洗牌,动作行云流水般流畅优美。
“唔……说来听听。”
“啊~是这样的哦,我们用掷硬币来决定胜负,每一次的负方的都要再次掷硬币,直到最后就剩下一个人,这个人要抽一张牌,然后按照牌上的要求,回答问题或者接受惩罚~哦呵呵,怎么样呢?小奥斯~”
“余明白了,还真是有意思啊!那就放马过来吧!余是不会输的!”
“哎呀~那就开始吧,小迦~”
“……好的。”

奥斯曼狄斯果然像自己所说的那样,一路战无不胜,没有一次输到最后。
……
时间悄然流逝。
出去进行狩猎活动的一行人也还没回来。

“这次……余猜……人头!”
“那本王就只有数字可选了呢。”
伊斯坎达尔将硬币高高抛起,又在它落下时一掌按住。
“啊……这次是……数字!奥斯曼狄斯君!终于输了啊你!”
“可恶……没事!下一局余会赢回来的!”
“抽卡吧。”
奥斯曼狄斯从一叠粗制滥造的卡片里抽了一张看起来比较整洁的。
Q:有喜欢的人吗?是谁呢?请务必诚实一点哦~
呃……奥斯曼狄斯沉默的看着手里的卡,大脑一时短路,整个人的气势都弱了下来。
“怎么了奥斯曼狄斯君?”迦尔纳发现法老王状态有点不对,于是出言询问。
“……”奥斯曼狄斯沉默的把手中的卡片递过去。
“哎呀……这个……”迦尔纳看了之后也怔愣了一下,并不是什么能很轻易回答的问题呢……
一圈人把卡片传看了一遍,都沉默了。
不……梅芙和俄里翁倒是非常的亢奋。
“当然是~亲爱的啦~”
“是小库哦~”
“好羡慕女子啊……居然那么坦然的就说出来了。”
“……”奥斯曼狄斯并没有沉默良久,就做出了决定。
“余!喜欢吉尔伽美什!那个金子的!”
哈……!?然而众英灵还没消化完这个信息,梅芙突然插了一句话进来。
“诶……?可是一共有三个吉尔哦~”
“……!”
梅芙说的没错,英灵座内虽然只有一位乌鲁克的王,但是这位王,却曾以三种面貌现世。每一位的性格脾性都各不相同。
“你喜欢的应该是贤王吧?毕竟你们你们认识的时候他就是那个样子了。”
“不……说实话……余生前对他并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
“那么……?他年幼的时候?小吉尔真的是非常可爱呢~”
“啊啊,没错,是个令人心动的好孩子呢~”
“贤王也是非常潇洒哦~上次去纠正新宿事件的时候他的英姿真是非常的迷人呢~为人也非常的有礼貌呢,既有王的倨傲又有绅士的优雅~啊~不行了~”
几个女人在谈论起男人时满面红光,整个房间都被迫散发出春天的气息。
花痴的气息。
奥斯曼狄斯一直没有说话。
来到迦勒底之后,他认识的只有那位年轻高傲的王。
他神采飞扬,他尚且年轻。
他还未失挚友,尚且天真的自信着。
他有绝对的力量,但极其任性。
他目空一切狂妄自大,为迦勒底里大多数的英灵所不喜。
但战斗的时候又总是愿意保护别人,哪怕嘴上骂骂咧咧。
他很喜欢这样的吉尔伽美什。
同处一室的英灵们所说的那些人,他或许认识。
但是,这并不是他所熟识的那个人。
不是他喜欢的那个人。
“我们回来啦!”
房间内的英灵立刻忘记了原来的话题,一股脑的冲上去,去欢迎狩猎归来的御主与同袍们。
奥斯曼狄斯目光扫过人群……不在?
“御主,乌鲁克王哪里去了?”
“啊呀?闪闪吗?他受了点伤,我让他去找医生了,不过他说不想去,要回房间呢。”
奥斯曼狄斯确定了那位的下落,便冲出门去。
他从英灵们的谈话中知晓他的不受欢迎,从御主的口中知道了他的伤口。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那个金子般的人。
大约是被那个无聊的游戏冲昏了头脑,他急切的想让那个人知道他的心意。
那位太阳的王,喜欢着乌鲁克的王,他喜欢的,不是谦虚可爱的少年,不是稳重潇洒的长辈,他喜欢的,是那个任性又孤独的王。
真希望你立刻就能知道余的心意啊。

奥斯曼狄斯推开房门。


那位自称本王的骄傲少年,将再也不用孤独的独自舔舐自己的伤口了。

这世上有那么多个吉尔伽美什,但是余只喜欢眼前这一个。

.END.
@酒吞碗里来呔!张嘴!

未成年

“雷狮殿下,你看到那个小孩了没?对,就那个,跟在宫女旁边的那个。”
雷狮顺着内侍指的方向看过去,“啊……这么小?”
那个孩子瘦瘦小小的,看上去发育不良,脸埋在一坨红色的围巾里,只露出一双眼睛。
雷狮顿了顿。
那双眼睛湛蓝湛蓝,仿佛倒映着雷王星的穹顶。
“那个孩子……我要了。”
享有继承权的三皇子,撂下这句话之后,转身走了。

傍晚。
卡米尔被带到一座华丽的寝宫,有些紧张的搓着自己的衣角。
他是一个私生子。
他混合着雷王星最高贵和最劣质的血脉。
但是很幸运,因为他太过年幼,也因为他身份尴尬,他既不受重视,也不受敌视。
皇宫不缺他的一口饭,但也不会有人对他另眼相看,他是这么想的。”
不过理想和现实总是有点偏差的。
比如现在。
他即将要见到的,是雷王星第二尊贵的男人,皇位继承人,三皇子雷狮。
他是万万不敢和这些皇子们称兄道弟的,那是找死。
那么,尊贵的皇子雷狮,到底要找他干什么呢?
他缓步走进宫殿,心中忐忑。

诶?
宫中一片漆黑,只有靠近窗台的地方似有微光闪烁。
“你叫卡米尔是吗?”
声音从背后传来,卡米尔回头去看,却只看见一个瘦高的人影。
“走,别停,去窗台那儿。”人影也没等他回答,不由分说的就推着人往前走。
等走过去之后,卡米尔才是真的愣住了。
那是一个蛋糕。
看起来好像过于甜腻,但,那上面用巧克力酱清清楚楚的写着,“祝卡米尔十一岁生日快乐”。
“三……三皇子殿下……”卡米尔虽然感动到不敢动,但他还是勉强维持住了自己的理智。
理智下一秒就被打破。
“三什么三,叫哥!”
“哥……”
“嗯……算了……”
“嗯?!”
“还是叫大哥吧!”
“大哥!”
“嗯,好嘞,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有事儿找大哥,现在就吃蛋糕吧!”
“唔……!”
卡米尔满嘴都是甜甜腻腻的奶油,心里也被奶油塞满了一样。
从此以后蛋糕就是我的最爱啦!他心里默默的盘算着。
于是在雷王星星空的笼罩下,卡米尔觉得自己度过了自出生以来最幸福的一天,而且,他觉得,如果以后的每一天都能和大哥在一起的话,那每天都应该像今天一样幸福。

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我在这个世上最大的幸福。
.END.
@酒吞碗里来 生日快乐

来个手绘群宣,欢迎加入一天一张手不能停,群号码:655503662,本群支持手绘,要求一天一张,群里……没有大佬……嗯……就……这样吧……

字超丑你们看看就好,那天看一货说他作为画手文比图热很心塞……其实我也……算了画的丑就要承认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刚刚少发了一张!现在重发一下。
P1安三岁的故事
P2后续
剩下的全是摸鱼啦!

内城的一天#番外1#大眼生贺#

“早啊。”
“早。”
“哈……今天是……陶轩的课吗?”
“不啊,今天不是休假来着吗?。”
那人呢?
王杰希看着空荡荡的食堂,把话咽了下去。
坐在他对面的喻文州笑了笑,收拾了自己的餐盘,“先走了。”
“嗯。”王杰希点点头,看着喻文州不紧不慢的走出食堂,然后开始吃饭。
吃完饭后,他在内城逛了一圈,一个人都没有 ,
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
除了还在照常巡逻的守卫队,这简直是一座空城。
王杰希闷闷不乐的走到基础训练场,在梅花桩上蹦哒了一会,然后直直的跌了下来。
今天是他的生日呢。
他开始低低的哼起了一首在地球流传了千年的古老的生日歌。
但是哼着哼着他又不哼了。
一个人如果给自己唱生日歌,那他真是可怜的不行。
他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地上,一动不动。
然后他开始想自己做人是不是太失败了。
平时的休假大家都会起很晚,谁先起谁就去砸门叫人。然后一帮人闹哄哄的折腾到中午才去外城吃饭,下午自由活动,晚上再集合去打牙祭,然后就回来。
他不像新来的黄少天是个闹腾性子,也不像张佳乐是个天生的吉祥物式的人物,更不是孙哲平韩文清那种王霸之气浑然天成的人物,所以他其实在这一群人里的存在感并不高。
但是……他们在休假这一天早早出城却没通知他一声,这种感觉真的不好受。
他们是去干什么了呢?为什么会把我忘了呢?连老师都不记得我了吗?他们回来之后要不要和他们说呢?叫他们下次记得带上我?
王杰希越想越难受,他把自己蜷成一个球,在梅花桩中间滚啊滚,然后他瞅准了方向,滚到了训练场里一个照不见光的角落,想象自己是一顶蘑菇,这一天或许就不那么难熬了。
他如果下次休假日早起去敲门,大家是不是就能多记住他一点了?
嗯,应该吧。
王杰希翻了个身,爬起来,从裤兜里摸出来一个看起来能进博物馆的终端器,开了屏幕去翻找日历。他找到了下次休整天假的日子,然后留下了一条语音备注:“早起去叫门。”
然后他收起终端,终于想起来要去拍身上的沙子了。
拍完沙子之后,他又缩回到角落里,抱着膝盖想事情,过了一会就睡着了。

“哎!他在训练场呢!我找着了!快夸我快夸我!”黄少天语气兴奋的对终端那头的人叫嚷起来,对面一片“是是是对对对你牛”的声音。
“既然你找着了,那我就把大孙他们叫回来了哈。”叶修抢过终端,挂掉了黄少天的通讯,开始去联系别的人,“老韩,人找着了,回来吧。”
“大孙,找着人了……”

王杰希被人晃醒之后,下意识去看天,残阳如血。
“哎呀大眼儿,你怎么睡这儿了?”黄少天伸手把他拉起来,王杰希一个姿势坐长了,腿有点麻,踉跄了一下才站稳。“没事吧你?”黄少天被吓了一下,赶紧去扶他。
“嗯,没事……你们,刚回来?”王杰希摆摆手,蹦了两下,这才缓过劲儿。
平时他们都愿意拖到快查房的时候才回去,今天怎么这么早?
“回来有一会了,看你不在,就来找了。”
王杰希听了没说话,只是慢慢的往前走。
黄少天看了就觉得不耐烦,于是拉起他就开始撒丫子狂奔。
“跑这么快干什么?”
“不快能行么?你可得快点,就差咱俩了。”
王杰希听了,只好提速。

“哎,寿星来了!”
王杰希跟着黄少天跑到会议室门口的时候还颇有些不解:来会议室干什么?
直到他他被推进会议室时,他还是懵的。
灯光骤暗。
然后黑暗中突然亮起许多跳动的火苗。
再然后,他听见方士谦突然开始唱歌,唱的是祝你生日快乐。
而后歌声开始飘荡,在着封闭的房间里回响。
其中夹杂着少年们变声期的沙哑,却令人说不出的沉迷。
这首旋律朴实简单的歌曲,在岁月洪流的洗刷下亘古不变,因为它的词句无比动人。
祝你生日快乐,在你出生的这一天我们唱起这首歌,赞美你的诞生和存在。
祝你生日快乐,因为你存在的每一天都令我们由衷的感到快乐,所以你也应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从今往后的每一天,都会因我们的陪伴而感到快乐。

熹微 第一部:旧梦 第二章

方士谦臭着一张脸率先翻墙。
回到五分钟之前。
“那么……谁放哨?”
张佳乐他们的后勤组已经去之前选好的位置待命了,现在就剩下这帮行动组的小子们大眼瞪小眼的。既然选择了风险最大的一条路,那肯定没人想放哨了,大家都想直接参与进干坏事这件伟大而又荣耀的使命中去。
“roll点吧。”最后还是叶修先发话。
结果年纪最小的王杰希直接表示放弃:“我放哨好了。”
虽然不是很明白王杰希作为一个新生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来参与这种一旦做成了就算是欺师灭祖的事儿,但是方士谦也没有多问。之前他以为王杰希会和叶秋他们一起去东门那边接应,然而当张佳乐他们都走完了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个小子了不得了,居然要参与行动!?
谁给他这么大的信心!?
这事儿要成了还好,如果不成,别说行动组的,就是后勤组加上寝室那边的吕良估计都要被记大过。
方士谦的一心二用令幸运女神大大的不爽,于是随手给了他个惩罚。
“……一点。”
方士谦奉献了自己温暖了他人:大家都认为不会有比方士谦点数更低的了,所以就省下了别人再扔的时间,方士谦同志直接被踹去放风,和那个让他有点毛骨悚然的小新生一起。
小新人倒是很淡定,冲方士谦点了点头,“你先?”
“我先。”方士谦郁卒的要死,但还是再过了一遍时间表,确认岗哨已经过去,才后退几步,助跑上墙。
王杰希眯眼看着这个算是前辈的人动作如行云流水,赏心悦目的很,觉得有些口干。
他抿了抿嘴,没有助跑,直接蹬着墙面,两步就翻了过去。

“……这小子不错嘛。”苏沐秋发现这个在原本计划之外的新生身形轻巧灵活,身手不是一般的好。
“嗯……以后应该会是哨兵吧。”叶修还是叼着那根细长的草茎不肯松口。他们知道这个新人要主动加入的消息后并没有拒绝,但也没有放下戒心,张佳乐黑进了档案管理系统,把这个新生的入学考试录像给复制了一份,还顺便把负责人的评价也转了一份下来。四五个大老爷们挤在厕所里看录像看了一晚上 ,还是没琢磨出个所以然来。王杰希入学做的虚拟对战中规中矩,既不出彩,但也挑不出错。
正常来说王杰希这种表现和发挥是不应该被选进内城的,但是内城的负责人之一林杰却坚持把他要了回来。
林杰老师是个厚道人,脾气也好,虽然实战差了一点,但挑人的眼光是一等一的好,所以王杰希就这么被选了进来。
不只是别的负责人,他们这些学生也很佩服林杰。当初张佳乐和孙哲平的虚拟对战成绩拉的很开,张佳乐差一点就没及格,但孙哲平却是第一名,和林敬言并列。
孙哲平一看张佳乐这个成绩很大的可能没法进内城,就主动向上面申请要留在外城上个普校。上面不愿意这么好苗子留在外面,但是张佳乐的成绩和达标线差的实在太远了,连后门都没得开,就很为难。
后来林杰过来看了一眼,就发现张佳乐的长处并不在体能与格斗上,他对于代码特别敏感,理科也是出类拔萃,逻辑可以称得上是与众不同,只是因为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学习,所以他的笔试成绩也算不上优秀。
林杰为这事熬了好几个通宵,总算把张佳乐给塞进内城去了,而张佳乐也没让他失望,现在内城用的非军用可对学生们公开的软件有一半多都是张佳乐开发的。
因为这事儿,内城的学生对他简直是心悦诚服。曾经有什么都不懂自以为是的事逼小孩在进来之前查了内城的教师简历,发现这个林老师在一干武力值爆表的内城老师里简直是个战五渣,于是进来之后就对林杰各种刁难。孙哲平和张佳乐第一个不服,孙哲平直接冲进那个新生的寝室把他拖出来打了一顿,之后因为“滋事斗殴”被短暂的禁足了。然而那个新生不知道这只是内城惯做的面子功夫,也不知道只要张佳乐想,孙哲平随时都能出来。
于是他看到孙哲平被禁足之后更加猖狂了,这次不止林杰,连张佳乐都被一并挑衅了。
这位颇有背景的官二代把他那一季的新生都拉拢了过来,天天在张佳乐住的那栋宿舍楼楼下生事,午饭和晚饭时去食堂堵人。
林杰再怎么说也是老师,还时常和同事一起吃饭,所以在有了张佳乐来分散火力之后很是消停了一段时日。
张佳乐被堵了几次之后也没跟他们客气。开了后门把孙哲平放了出来,又叫上了叶修苏沐秋几个年纪大一些,偷了教官的哨子,半夜集合。一帮睡眼朦胧的新生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人揪了衣领甩出了内城。
没错,新生不像老生,在没有经历过三轮淘汰之前是住在内城边缘的,和外城只有一墙之隔。这就方便了叶修他们,一群良莠不齐的小崽子,对他们来说实在算不上什么麻烦,收拾他们只是举手之劳。
这件事直接导致了那一季内城实际上没有新生入学。因为内城有一个规矩,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还是巡逻的,只要是非自愿被人打出内城的,不得再进入,除非二次考核过关。
二次考核是个很恶心的东西,没人知道是谁想出来的,也没人知道具体内容,但是现在都还没有人能通过二次考核再度回到内城就是对它难度一个很直观的体现。
但话又说回来,王杰希哪怕被选进来之后也没什么特殊表现,看起来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孩子,前提是忽略他那略带惊悚的长相。
林杰是这么说的:“这小子绝对不简单,看他长相就知道。”
自从加入了这个干坏事小分队之后,内城的学生才慢慢体会到王杰希的过人之处:他的身手比起同届的杨聪或许算不上多么的迅疾灵敏,但和他打的人永远跟不上他的思路和步伐。
说到走位这东西,其实在内城的学生,基本上都差不多。他们进城后关于走位要学的只有一样:踩梅花桩。
那一天王杰希用一个小时熟悉了梅花桩的基本步伐,之后就以一种凡人无法理解的步调玩了起来。
他没有规规矩矩的照着排好的顺序去踩桩子,而是像个袋鼠一样跳来跳去,直跳的人满眼都是马赛克。
叶修一行人那天上午赶上休假,集体约了出去high,下午回来路过基础训练场时看到了王杰希那魔鬼般的步伐,登时惊为天人,自此对他的怀疑又下去了几分,并且一群人跪求杰希大神多研究几种走位好供他们写论文。
没错,这群恶党中除了品学兼优的叶秋勉强交出了一篇中等偏下的《梅花桩新式运用》之外,其他人的论文都交不出来。
且不说如何从已经自成一套的步法中再琢磨出新走位是多么的泯灭人性,这帮人大多身为资深理工狗,连记叙文都能写的词不达意,前不着后的,写论文?天,他们宁可去跑操半个小时。
这里要说的是,内城的四位老师中,负责实战的魏琛,要求每结一门课,就去写一篇论文。是的,只有他,其他的老师还是非常的温和的。
天知道他作为大字不识一个的臭流氓要那么多论文干什么(张佳乐语)。
反正后来经过王杰希研究,叶修等人进行实验,叶秋进行论文的编写,他们成了内院第一届,也是唯一一届交出实用性高,作战性强的新走位论文的学生。